灵芝能提高机体免疫功能


免疫是机体抵抗外源致病微生物(细菌、病毒、微小真菌、支原体等)及消除机体自身病变、死亡细胞和吞噬、杀死肿瘤细胞的重要手段。大自然中存在着各种致病微生物,人体自身也会时因基因突变而产生异常细胞(包括肿瘤细胞)。一个人每天约有1000万个正常细胞突变为异常细胞,这些致病微生物或常细胞在人体内若不能及时清除,机体就会致病或产生肿瘤。健康的人很少生病,主要是由于机体内具有杀死和吞噬致病微生物及病变细胞的免疫细胞与免疫球蛋白的缘故。

免疫有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两个系统。前者由各种免疫球蛋白(IgGIgMIgA等)组成。免疫球蛋白对早期的肿瘤细胞和进人体内的各种致病微生物具有识别、毒杀等能力。对后期的肿瘤,免疫球蛋白能起包围、阻断其营养物质来源的作用。免疫细胞有巨噬细胞、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T淋巴细胞、中性粒细胞、嗜酸性细胞和嗜碱性细胞等多种,这些免疫细胞能吞噬或毒杀外源致病微生物和机体所产生的异常细胞。不同的免疫细包有不同的杀伤方式,它们对外源微生物和机体异常细胞能单独加以杀死,也能协同作战消灭这些机体的敌人。一个致病微生物或肿瘤细胞通常需要25-500个淋巴细胞经过96个小时的战斗才能将其杀死,一个健康的成年人体内约有100亿个淋巴细胞,当病菌进入机体,数量不超过100万个时,机体内的免疫细胞能轻易地把它消灭。当机体衰老、衰弱、过度疲劳或因受刺激而使免疫细胞功能低下时,进入体内的病菌、病毒或自身正常细胞突变而形成的肿瘤细胞就不能及时被杀死,这些病菌、病毒、肿瘤细胞就会在体内繁殖,造成疾病。

国内外专家对灵芝提高机体免疫功能的作用及机制,已进行过长期研究。1979年,Kandufer等发现平盖灵芝(又名树舌G.applan.atum)能诱生干扰素。1984年,KumNam用鸡脑细胞培养病毒,发现平盖灵芝提取物能阻止脾病毒的感染,并发现平盖灵芝有效成分为一种RNA 物质,这种RNA 物质还能诱导鼠的肝脏产生干扰素。1989年,Kino等从灵芝菌丝中分离到一种新的蛋白质(L2-8),这种物质能调节体液免疫,阻止变态反应产生,阻止变态反应介质慢反应物质-A(SRS-A)的释放。黑龙工传统医药研究所宋承吉报道:灵芝发酵液能显著抑制卵蛋白和破伤风类毒素豚鼠肺组织的致敏作用。上海医科大学张罗修报道:灵芝能显著抑制大鼠腹腔肥大细胞脱颗粒,能抑制反应素介导的大鼠被动过敏反应,能抑制免疫溶血反应及免疫复合物型肾炎引起的蛋白尿,能抑制24—硝基氯苯引起的接触性皮炎与绵羊红细胞引起的迟发性变态反应以及由抗原引起的皮炎。1984年,日本薄井等研究发现:灵芝多糖能防止骨髓细胞由辐射引起的微核千分率升高。用60照射小鼠,凡照射前2天腹腔注射过灵芝多糖的小鼠,其辐射死亡率明显低于对照组。灵芝多糖还能增加肝细胞色素P450含量,提高肝脏解毒能力。1979年,Makashima等发现:紫灵芝子实体多糖能增加迟发性超敏反应,提高IgG含量及巨噬细胞吞噬能力。陈正武等研究发现:灵芝多糖对急性吗啡依赖小鼠免疫功能低下有抵抗作用。据北京医科大学林志彬和上海医科大学张罗修研究结果表明,灵芝对机体免疫功能至少具有以下几方面功效:

 

1、促进淋巴细胞的增殖

张罗修等用小鼠脾细胞体外试验,灵芝剂量在1001000微克/毫升时,淋巴细胞增殖率比对照高63.4%-69.2%;灵芝提取物溶解,再在-30℃和37℃快速冻融3次,再离心获得其上清液给小鼠注射,剂量为1微克/毫升至100微克/毫升时,淋巴细胞增殖率比对照高74. 4%87.6%,如进一步提高剂量时,淋巴细胞的增殖率却反而会下降。

灵芝在低剂量致裂原(ConALPS)存在下,对淋巴细胞有显著的增值作用,但淋巴细胞在较高剂量ConA(2.5微克/毫升)激活状态下,灵芝液对淋巴细胞则起抑制增殖的作用。

灵芝整体试验,对淋巴细胞的增殖也有显著效果。小鼠口服灵芝300毫克/千克,再给以不同剂量的)9豆球蛋白A(Con A)。结果:Con A l.25微克/毫升组的淋巴细胞增殖率为1600%Con A 2.5微克/毫升组的增殖率为1.570%Con A6.25微克/毫升组的增殖率为373%

灵芝还能消除化学药物对淋巴细胞的抑制作用。小鼠口服化学药物环磷酰胺后再服用灵芝液,结果:淋巴细胞的增殖率比单服环磷酰胺组有显著提高。

 

2、能增强巨噬细胞吞噬力

张罗修等在试管内,用灵芝提取液对巨噬细胞吞噬力作用进行试验。结果:灵芝液Al0毫克/毫升组的巨噬细胞吞噬率比对照高30.0%;灵芝液Al00毫克/毫升组的巨噬细胞吞噬率比对照高79.2%。灵芝液B(灵芝提取液反复冻融再离心获得的上清液)10毫克/毫升组的巨噬细胞吞噬率比对照高370%;灵芝液B500毫克/毫升组反比对照低50%。在整体试验时,灵芝液用量125毫克/毫升时,巨噬细胞吞噬率比对照高13.3%;灵芝液用量为500毫克/千克时,巨噬细胞吞噬率比对照增加27. 1%

 

3、能提高小鼠NK细胞(自然杀伤细胞)的活性

NK细胞是一种无特异性的自然杀伤细胞,可不经诱导而能对任何外来致病微生物或肿瘤细胞起杀伤作用。肿瘤病的发生、发展、转移和NK细胞的活力有着重大的关系,NK细胞的水平可作为肿瘤发生、发展、转移水平强弱的标志。NK细胞既可通过释放可溶性因子杀伤肿瘤细胞和病毒,也可产生干扰素与白细胞介素2(IL-2)以及提高其他免疫细胞的能力来实现免疫功能。NK细胞对防治病毒性疾病有着重大的作用。

灵芝对提高NK细胞活性有显著效果。张罗修等试验:小鼠服用灵芝制剂(300毫克/千克)时,NK细胞可提高29..3%.灵芝还能显著降低化学药物对NK细胞活性的抑制作用,小鼠先腹腔注射环磷酰胺,再口服灵芝提取物(300毫克/千克),结果NK细胞毒比对照高50%

 

4、提高激活状态下巨噬细胞产生白细胞介素-1 (IL-1)的能力

白细胞介素-1是一种免疫调节剂,能从多方面调节机体的免疫功能。灵芝能提高激活状态下的巨噬细胞分泌IL-1的能力。夏永峰等用脂多糖(LPS)10微克/毫升、灵芝液500毫克/毫升和单独脂多糖10微克/毫升处理巨噬细胞,结果显示:前者处理过的巨噬细胞分泌IL-1的能力比后者高24.1%,但灵芝对静止状态下的巨噬细胞产生白细胞介素-1(IL-1)的能力没有影响。

 

5、促进脾细胞产生白细胞介素-2( IL-2)

白细胞介素-2也是一种重要的免疫调节剂,能提高NK细胞的活力,激活T杀伤细胞,延长T细胞的生存时间,活化B细胞和巨噬细胞。IL-2是机体克服、抑制肿瘤生长的重要免疫因。免疫功能低下的老年人和肿瘤病人,其IL-2的平均水平较低,如能提高其IL-Ⅱ的水平,就能少生疾病和罹患肿瘤。

灵芝能提高脾细胞产生IL-2的量。张罗修用昆明种小鼠和C57BL6小鼠试验发现:小鼠服灵芝(300毫克/千克)后,脾细胞的IL-2的分泌量比对照高25.5%。口服灵芝(300毫克/千克),同时服氢化可的松的小鼠,脾细胞IL-2的分泌量比对照高38.7 %

 

6、能促进巨噬细胞产生肿瘤坏死因子( TNF)

TNF是一种蛋白质,能使肿瘤出血、坏死,有直接杀伤肿瘤细胞的能力,并能提高粒细胞的功能,刺激细胞因子的产生,是一种介导机体多种免疫和炎症过程的重要细胞因子。张罗修等试验表明,灵芝液使用浓度在0.0110微克/毫升时,灵芝有提高巨噬细胞产生TNF的效果;灵芝使用浓度10微克/毫升时,TNF的分泌量比对照增加149%;但灵芝液使用浓度进一步增高时,TNF的分泌量反而会下降。

灵芝具有显著增强机体免疫功能的能力,但是,灵芝对机体免疫力的作用有一个显著的量效关系,适量灵芝对机体有增强免疫力的效果,低于或高于一定用量时,灵芝的功效就会下降。

 

7、调节体液免疫水平

体液免疫就是抗体免疫,抗体是一类免疫球蛋白,由致敏B细胞产生的浆细胞产生。免疫球蛋白有识别和杀伤致病微生5r、中和毒素的作用,是一种重要的免疫物质。但免疫球蛋白量物、中和毒素的作用,是一种重要的免疫物质。但免疫球蛋白量过高或出现攻击自身组织时,就会产生自身免疫性疾病,如哮喘、类风湿、红斑狼疮、重症肌无力、皮肤硬化病、一系列干燥症等,部分肝炎、胃溃疡、甲状腺肿大、不孕症、流产就是自身免疫性疾病所造成。血管硬化、肾炎、肾功能衰竭与体液免疫水平过高有关。灵芝有调节机体免疫水平的作用,免疫水平过高时能使之降低至适宜水平和降低抗体攻击自身组织的作用。笔者和上海电业职工医院协作试验时,凡免疫球蛋白IgMIgGIgA水平过高的全部降至最正常水平。张罗修试管内试验,灵芝液浓为101000微克/毫升时,溶血空斑形成数(PFC)分别下降2.5%85%;小鼠体内试验时剂量用125毫克/千克和500毫克/千克时,PFC抑制率降低 41.8%62.5%。小鼠先用SRBC(绵羊红细胞)致敏,然后灵芝组口服灵芝8天,对照组服CMC(无毒无营养价值的羧甲基纤维素钠),在服灵芝第7天时,左足掌再注射绵羊红细胞(SRBC),右足掌注射生理盐水,24小时后测量足掌肿掌程度。结果:剂量125毫克/千克组,小鼠左足掌积稍高于对照鼠,而剂量500毫克/千克组鼠的左足掌体积只有对照组的1/3,表明较高剂量的灵芝用量明显抑制迟发型变态反应。用2.4–二硝基氯苯进行接触性皮炎试验时,灵芝有显著抑制皮炎的作用。


 
分享到: